睡神 - 許普諾斯

夢是彩色還是黑白的

2684

Preview Summary

website Reviews : 45 5.0

夢是彩色還是黑白的? 現實中作夢這種現象是生理學中腦部活動神經脈衝的副產品,是心理學對於客觀事物的無意識映射。一者,研究睡眠或開發病理藥物。後者,心理調適與激發潛能的運用。除此之外,科學並沒有正視夢境本身的意義,忽略的部份遂由哲學家承接解釋。本文採取希臘神話觀點看夢境顏色。

現代對於夢境研究的熱忱遠低於黑暗時代,因為無利可圖。 :(

也許一開始的註解說得有點過份,我不想貶低那些長期研究夢境的團隊或個人,也不願無視他們的努力成果;只見利害論。現實中作夢這種現象是生理學中腦部活動神經脈衝的副產品,是心理學對於客觀事物的無意識映射。一者,研究睡眠或開發病理藥物。後者,心理調適與激發潛能的運用。除此之外,科學並沒有正視夢境本身的意義,忽略的部份遂由哲學家承接解釋。

有趣的是,每個人都會作夢,即使腦幹受傷的患者也可能作夢。有夢或無夢因為稀鬆平常便顯得無關緊要,有無睡眠障礙或夢中的焦慮才是關注重點。假設立論夢的影響及於健康、生活或能預知趨吉避凶,相信在科學上會有更多發展,不過我看過的網路關於夢的論點,大部分是偽科學。

關於夢的研究領域稱為 Oneirology (類似神經學的正統而嚴謹定量研究的學問)。但是本文完全不是探討這樣高深的學問,而是它的字根來源:Oneiroi(希臘文 Ὄνειροι)。是的,這是一篇關於夢的希臘神話,而神話可說是人類長久沈澱累積的認知邊緣體驗,又和神秘學(Occultism)扯上一點關係﹍

夢神究竟是何人

希臘神話裡的人物與系統屬性(神格)是隨著年代的累積與政教關係逐漸改變。不但族譜會變動、姓名會不同,有時連掌管神力都有些出入,這種情況在多神崇拜的長久文化中相當常見。文中所採用的英文音譯都是中古世紀以後才使用的,沒有採用希臘原名乃方便辨識而已。
在古希臘最早出現的夢神名為 Oneiroi (夢神 ),祂是 Nyx (黑夜女神 )自己所生,或有紀載與 Erebus (闇黑神 – Nyx 的哥哥)所生是後世衍生的版本。Oneiroi 的兄弟姊妹頗多,例如:Hemera (白晝 – 父 Erebus)、Thanatos (死神 )、Hypnos (睡神 )、Philotes (友誼與愛的女神)等眾神,這是源自邁錫尼文明傳承的神話。

古希臘在古羅馬 – 馬其頓王國時期被征服控制,連帶的融合改寫了一些希臘神話。古羅馬詩人 – Ovid 筆下的夢神源自 Hypnos (睡神)與 Nyx (此時黑夜女神降格成睡神的妻子)所生的三千夢子,其中著名的三位夢神為:

Morpheus

變化成任何人形的拷貝夢神

Morpheus 身上長有「無音翼」,能自由穿梭在神、人的夢境中。並且能模仿對象,變化成外表體態、記憶喜好與個性精神等特徵相同的夢中人。

夢神 Morpheus 與彩虹女神 Iris

Phobetor

改變物理型態的幻夢神

Phobetor 能改變形體變化成任何生物,例如野獸、飛禽、蟲蟻;甚至連怪物都能幻化。Phobetor 的隱性化名為「可怕」之意,喜好居住於冥府內。不僅能在人們醒時幻化成生物接近,通常伴隨著恐怖的夢境出現,又被稱為噩夢之神。

幻夢神 Phobetor

Phantasos

專司無生命體的超現實夢神

Phantasos 擅長製造花木、石頭、建築等一切無生命的環境,夢境中所有的情境祂都能呈現。例如:最愛的景色、珍貴的裝飾、火海斷崖等。

幻景神 Phantasos

而 Oneiroi 則降格為三千夢神其一,成為 Morpheus 的侍僕。

死亡體驗

提坦族大戰之後,宇宙終於統一。透過抽籤分封的方式,冥王黑帝斯(Hades )得到掌管冥界的權力。地府是靈魂安息的終焉之地,古希臘生死觀中對於冥界定義是死者的歸宿,並無地獄與賞善罰惡的分別。那些強加於冥界的恐怖概念,都是後來的宗教為了管理「活著的人」所產生的詛咒,這一則神話故事便是在世紀後才出現的,屬於神與人交流混合的時代。

黑帝斯雖然對權柄爭逐沒什麼興趣,不過總是被動地收集死者靈魂感覺有失大神的威儀。眾神對於世界太平之日逐漸習慣,祂的兄弟 Zeus (宙斯)除了指揮眾神統治人界外,還負責主持正義調解紛爭。黑帝斯也認為自己應該負起教育責任,以減少人間戰爭所產生的亡靈,否則那些不怕死的人間英雄總是不知分寸到地府搗亂。黑帝斯回想著被 Heracles(海格力士 )打傷的肋骨仍隱隱作痛。

這一日祂召見了睡神 Hypnos,要求睡神在夢境中讓所有人都體會到死亡,每天醒來時就會明白活著的珍貴。老實說,睡神可以不用理會冥王的要求,祂是屬於永生的神格;不會有死去入住冥間 VIP 的機會。不過睡神以前曾經得罪過 Zeus,而冥府的規矩是「只進不出」;睡神便是那少數可以自由進出冥府的特例之一。當作緊急狀況時的避風港也是有好處的,於是答應了冥王的要求。
Hades 為了加強死亡印象,還告訴夢神 Morpheus 在夢裡添加一點陰沉與悲傷好讓人們體會深邃的黑暗,所以夢境將是黑白的。

夢境是彩色抑或黑白

夢神被黑帝斯命令傳播死亡體驗的夢境時,冥后普西芬妮能夠體會人間疾苦並認為睡夢中的黑暗太可憐了,想起祂每半年必須待在幽暗的地府忍不住自憐起來。於是普西芬妮偷偷將夢神拉到旁邊遞給祂一只小提袋,裡面裝滿神奇而美麗的小碎片。這些光亮多彩的碎片灑在夢境中,人們便不會察覺身處死亡中的睡眠,藉著繽紛色彩安然度過死亡。這些神奇碎片在夢中吟詠著各種夢想,所以我們才會做些光怪陸離的夢境。從此夢境就染上顏色。

粉嫩的春天女神

普西芬妮怎敢如此膽大妄為,在冥王的命令下動手腳?
說起這冥后 Persephone (普西芬妮 )也是大有來頭,祂是 Zeus 與豐收女神 Demeter (Zeus 的姊姊)所生的女兒。後世將冥后只描寫為冷酷個性就有點離譜了!祂在希臘神話中是代表萬物復甦的春天女神,這個神格設定始源於被黑帝斯綁架成為冥后之後才形成。在此之前 Persephone 是個面貌姣好,有著白嫩雙臂的清純少女。

希臘神話中冥王與冥后在地位上相當,黑帝斯與宙斯在個性作風上差異頗大,除了祂們都有著英挺面貌外,黑帝斯可說是奧林帕斯神殿眾神中最公正無私冷靜有序的神祇,對於冥后非常尊重。當黑帝斯知道普西芬妮對夢神的任務「額外加料」之後,也只是摸摸祂那黑亮的大鬍子便不再追究。

About Persephone

普西芬妮的秘術

最古老的希臘神祭遠自西元前 1600 年之前就已經流傳地母神 Demeter (狄蜜特爾 )的獻祭儀式,青銅時代末期的人類為了祈求穀物豐收,感謝地母神教導播種耕作的恩澤所舉行的祭禮。早期的希臘神祇是崇尚自然與大地的神明,到後來英雄時代來臨才開始崇拜武力與征服的神祇,在古羅馬統治時期尤甚。宙斯等主神在神譜祖系中可以證實比自然神出現較晚。

隨著農業在社會發展逐漸被重視,狄蜜特爾在奧林帕斯主神地位也隨之增高。而其中在地區性流傳甚早的一支 Eleusinian 秘祭,那是平息狄蜜特爾失去愛女普西芬妮的悲憤所舉行的祕密儀式。除了一般獻祭儀式外,最新文獻另有描寫關於普西芬妮的秘術。

點評

探討夢境是否有顏色,本身就是一個問號。正如科學家所言,作夢是一種資訊流向與重組的變異體,脈衝是一種生理機能,可視為一種元素;但是顏色並不具有實質的屬性。科學所探討的是生理睡眠與精神反饋的研究,而不是夢境本身的意義。

Takeuchi, T.; Miyasita, A.; Inugami, M.; Yamamoto, Y. (2001). “Intrinsic dreams are not produced without REM sleep mechanisms: evidence through elicitation of sleep onset REM periods”. Journal of Sleep Research 10 (1): 43–52.

 

Wagner, U. and Born, J. (2008). “Memory consolidation during sleep: Interactive effects of sleep stages and HPA regulation”. Stress-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n the Biology of Stress 11 (1): 28–41.

 

Jie Zhang, Ph D. Memory Process and the Function of Sleep. Journal of Theoretics, Volume 6-6, 2004. http://www.geocities.ws/jiejohnzhang/Sleep.pdf

即使夢是無彩色也無損醒時的人生,每夜仍然在夢裡上演著記憶碎片的解讀。研究顯示作夢時,枕葉 – 視覺皮層會有強烈活化現象而形成可視化的夢境,這或許是「有色」夢境的可能性。

Braun AR, et al. 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 throughout the sleep-wake cycle. An H2(15)O PET study. Brain. 1997;120 (Pt 7):1173–1197.

 

Nofzinger EA, et al. Forebrain activation in REM sleep: an FDG PET study. Brain Res. 1997;770:192–201.

 

Maquet P, et al. Experience-dependent changes in cerebral activation during human REM sleep. Nat Neurosci. 2000;3:831–836.)

4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