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source: 亨利屋 石頭貓

夢境世界 – 癡人說夢

2008

Preview Summary

website Reviews : 14 5.0

許多夢境世界難以言語表達情境,也很空泛不易理解;也就是醒來都會覺得莫名其妙。有時會做些沒什麼含意又短暫記憶的夢境,而這些夢境世界隨著時光漸漸淡忘。摘錄三個夢境世界分享。

Different world in dreams, it is wonderful and fantasy.

在夢境我經常造訪不同的世界,經歷許多事件。但是許多夢境世界難以言語表達情境,也很空泛不易理解;也就是醒來都會覺得莫名其妙。有時會做些內容沒什麼含意又短暫記憶的,而這些夢境隨著時光漸漸淡忘,通常我不會寫進日誌裡。有朋友說想看,那麼我就摘錄三個夢境世界並試圖讓它完整些,看完後你就會明白為何我不會寫進部落格;這些夢境生活看起來就是這麼單純無聊的腦波小運動。
啊!希望能有多一點時間、神奇的打字能力讓我寫些有趣的夢境紀錄。

懸空世界

於夢境世界中,我曾經造訪一個懸空世界;那個世界沒有天地方向的分別。你想爬高也無須梯子,直接往那方向「踩」上去就是,所謂的方向由你來決定。當然這個世界也沒有重力之說,有點麻煩的小爭執就是和鄰居的觀點方向不同,偶爾會形成雞同鴨講的誤解。

例如相鄰兩家的女主人正在長舌聊八卦。 A 說:「左邊隔兩家的太太總是穿得花枝招展的,看得心裡不舒服!」 B 說:「不對吧?! 您說的是上面那一家的太太吧!左邊隔兩家是我家啊?!」
(我心想:沒錯! A 正是在說妳,別再裝糊塗了!)  
為了避免觀點相差太多,於是這裡的住家或建築通常會相隔好一段距離;不會有緊鄰的現象,也可以減少「庫吧! (Cool bar)」的忽然爆衝。

  • 庫吧!就是當地人們為了縮減距離所採用的一種能力。(現象?)只須在腦海中描繪某種路徑,便可以急速通過該區域。 奇怪的是, 越是痞子個性的人,「庫吧!」 的能力就越強 ﹍

由於空曠、沒有地界的影響 (那裡沒有地面),看到的世界很清新明亮,眼力也變得很好;我可以很容易看到大約距離幾公里外的一隻小松鼠正在樹間跳竄。(樹是憑空長出來的)或是我站立的下方﹍嗯﹍好吧! Z軸轉90度,我的正前方約三公里的第一間房子外有個光膀子鬍子大叔正在戶外練胸肌。(嗯哼~ 討厭!好想 「庫吧!」 過去)

除了這些表意複雜的小插曲之外,這個夢境世界倒也沒有什麼好挑惕的。上班上學、交通往來,可以隨性選擇最便捷的路徑。不過這個世界有個奇妙傳說,在某個時刻、某個座標經過那兒的人會突然消失!!就這樣踩空然後消失在黑暗中。
那些突然從懸空世界消失的人們有些到了這裡,偶爾你會遇到總是愛碎碎唸的人:人啊~要腳踏實地﹍可能就是從那個世界來的。


音障世界

有一個夢境世界要聽到悅耳的聲音很不容易,更別說是一首震撼人心的音樂或歌曲。在那世界裡的母親總是輕拍著嬰兒入睡;唱著搖籃曲的母親是會把嬰兒嚇哭的恐怖母親。

正因為這個世界是缺乏音樂滋潤的世界,所以音樂家擁有崇高的重要地位。在音障世界擔任音樂創作極為困難,他們的存在遠比金融大亨或政治家來得稀少而珍貴。一個擁有最新音樂作品的政治人物可能因此在競選中勝選;擁有名曲資產的富豪開設視聽VIP,藉此賺取暴利!

音樂在這個世界如此珍貴,我旁觀他們創作的艱難。在音障世界裡,母親輕拍的節奏如同卡農般的悅耳,音樂家經常有了靈感卻苦思未成。這種痛苦煎熬中,大部分的音樂家變得瘋狂或頹廢放棄。有些學者開始研究為什麼音樂家會發瘋?世界的領導中心也發出音樂人才邀請。也有通曉宇宙的智者表示:是宿命!是宿命~然後就腦力透支,昏厥倒地﹍

我如同隱形的旁觀者,看著音障世界對於音樂的渴求與挫敗。有某位音樂創作者正鍛鍊著新作品的構思,他被眾多評論家譽為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位音樂奇才的男人。儘管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我如同影子般陪伴他身旁,感受到他的努力與認真。聽著他喃喃自語:還差一點,只差一點點﹍

我明瞭了!每一位大師皆遭遇此困擾,在靈光乍現時就會有無形的敗壞將正要形成的作品吞蝕,而我就是那心靈的瑕疵。當我離開後音障世界隨即消失,夢醒就是個充滿音樂的世界。


石偶世界

我也曾造訪與明亮的懸空世界相反的黑暗世界。那夢境世界的背景好像會吸取光線般的深沉;卻又不完全是黑色,很難形容那是什麼顏色。總之,它像是看不到邊際與質感的空間。那個世界的住民﹍嗯~好難形容﹍像是一顆顆的大石頭,我實在無法分辨他們有什麼不同。

由於我忽然出現在那裡,每個石頭人都轉過來注視著我,然後像是一堆玩偶潮湧般淹沒過來。石頭人其實不重,有點像是整體長得圓圓又帶點不規則稜角表面的石頭玩偶。而這些石頭人偶現在正前仆後繼地朝我擁擠過來。
我大喊!為什麼要擠過來?!
他們其中一個回答說:「你也要變得跟我們一樣有獨特個性。」

我聽了訝然!可是又不好意思直說他們其實長得都一樣。所以問了:「為何互相排擠就會有獨特個性?」
其中一個回答 (啊!我真的分辨不出是哪一個?):「因為有獨特個性就能夠長得跟我們一樣。」
雖然話裡有點矛盾,在夢裡我卻覺得很合理,但忍不住反駁:「可是你們長得都一樣啊?!」
又是其中的其中一個回答:「胡說!你看我額角這裡有個小班點和其他人不一樣!」
其他的其中的一個又另一個也接著答說:「對啊!你注意看!!我的這裡與他人不一樣!!!」
說話當時它們繼續推擠著﹍

聽了這麼多長得很相似的石頭人偶數落我的不是、怒斥我的眼光淺薄,我開始也覺得他們是有點不同,應該說我發現我也變得長得跟他們相似般的不同。這時候我注意到不遠處出現了一個 Hello Kitty 的大玩偶,石頭人偶開始紛紛轉向凱蒂貓,又如潮湧般地擠向它。而我呢?像是自然反應般也往 Hello Kitty 那兒擠過去。當大夥奮力地摩擦推擠時,我似乎感覺到凱蒂貓像是發出「唔  唔~」般的抗議。因為它沒有嘴巴;我也沒有聽過它的人物配音,所以夢中沒有聽到是什麼聲音,直覺它想發出求救。
OS:放棄吧!和我一樣變成石頭也沒什麼不好的。

由於在石偶世界受難中的 Kitty 表情太好笑了!我笑著醒來,但沒有變成大石頭的樣子。

14
· ·